首页> 加拿大> 正文

加拿大“超级猪”入侵美国:猎猪队无计可施,或引发北美生态浩劫!

浏览次数:8788 发布时间:2023-12-06
近日来,一团新出现的猪猪大军直压美国边境。猪猪大军来势凶猛,让美国政府头痛不已。专家学者纷纷上书,直言这群猪不得轻视,若无法管控,将在北美引发生态浩劫。
加拿大“超级猪”入侵美国:猎猪队无计可施,或引发北美生态浩劫!

近日来,一团新出现的猪猪大军直压美国边境。猪猪大军来势凶猛,让美国政府头痛不已。专家学者纷纷上书,直言这群猪不得轻视,若无法管控,将在北美引发生态浩劫。

blob.png

造物主游戏北美版


在欧亚大陆,猪是陪伴了人类万年的动物好伙伴。

 

但北美可不是,这里的三万多种的原生动物中,完全没有猪猪的身影,不论是与人为友的家猪,还是游荡荒野的野猪,都是从16世纪开始,逐渐从欧洲引进来的。

blob.png

最早带着猪猪定居美洲的是“吃猪大国”西班牙。随着时间的推移,北美经济和科技实力双雄,推动农业发展之余,让养猪业也搭上了顺风车。

 

加拿大的养猪业,效仿美国,都集中在产粮区,也就是俗称“草原三省”的阿尔伯塔、萨斯喀彻温、曼尼托巴。这里土地宽广,农业发达,以谷物的残余为饲料,加上政府大力护航,养猪业蒸蒸日上。

 

当然也有年景不好的时候,四十年前,加拿大几个“养猪大户”面对国际竞争,引发的行业萎缩,一些猪农为降低损失,只好打开栅栏,放任家猪去荒野流浪。

blob.png

这批被人类好朋友抛弃,回归荒野的家猪们,返回野蛮生长模式。

 

而这儿真正的野猪,是在20世纪初引进的,当时广阔无垠的北美大地,迎来了新住民——欧亚野猪。

 

没错,北美猪猪就是这么逆势操作,先扎根的是驯化完毕的家猪,几百年后才迎来了老祖宗野猪。

 

野猪毫无经济价值,特地运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作为狩猎对象。

 

曾经蛮荒的北美,居民对狩猎有着独特的热衷,本地的原生动物,比如野牛被打得几乎绝种,棕熊驼鹿更是惹不起还可能被反杀。

 

野猪这个各方面数值平均的好活靶,就这样被带到了新天地。一开始人们对这些小猪猪们没什么警惕,都当成旧玩具玩腻了的换口味,在广大的猎场中间任由它们肆意奔跑。

 

野猪在北美的日子,如鱼得水,因为这里没有天敌,食物充足,即便是放开手让猎人们去追杀,种群依旧能够持续繁盛。

 

就这样,野化家猪和自由野猪,在无垠的天地中,做起亚当和夏娃,因为基因相近没有生育隔阂,顺利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


以为是青铜,结果是王者

 

家猪与野猪的杂和,让诞生出的下一代糅合了两个版本的综合优势。

 

家猪体型巨大,脂肪含量高,能够抵御寒冷,生育率也很高。野猪聪明机警,生存能力强,一口獠牙如天生神器,能挖地刨食,也可攻击鸟兽。

 

加拿大因为是家猪野放的源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陆续发现了家猪“变野”长出獠牙的状况。

blob.png

专家学者起初觉得,这算是意料之中,家猪重新变成“野生家猪”后,外表会出现一系列的返祖现象。

 

在新西兰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情况,18世纪,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船长在探索新西兰的时候,曾与当地的毛利人接触,并赠送了几只家猪。数百年后,这几只家猪的后代已全部野化。现在新西兰的野猪,几乎都是“野生家猪”的后代。

 

19世纪的画作表明,后来野猪逐渐成为新西兰人的捕猎对象。

 

加拿大草原三省上流窜的“野生家猪”,不外乎也是如此变化。人们原只是简单地设想,这些驯熟的小可怜们熬不过加拿大中部寒冷而漫长的冬季。

 

很快打脸的事实就来了,这些猪猪们,不仅活着,还活得很好。在冬季,聪明的猪儿会如同北美原住民一样,挖掘雪洞保暖,还会搬运香香的干草给自己铺床。等气候温暖,这些猪猪又没有狮子、老虎这些天敌威胁,肆意生长。

 

奇怪的事情就渐渐发生了。

 

2004年6月的美国,一位猎人晒出一张惊人的猎物照片。那是一只身长3.5米,体重超过五百公斤的“巨猪”。起初吃瓜观众并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种堪比一辆汽车般的猪猪存在,一度怀疑照片造假。

 

直闹到知名科普期刊——国家地理杂志出面,给猪猪做了DNA测试,一番“犯罪现场”式的刨根问底之后,答案揭晓,真相只有一个,巨猪是“家猪”与“野猪”的混种。

 

此后每几年,北美就会有“巨猪”出现的事件。人们已不再怀疑,只有满满的猎奇,就连欧洲的猎人们都开始组团来北美刷这个新上线的珍稀巨兽。

 

blob.png

这些巨猪,也有了一个霸气十足的新名字——猪吉拉(Hogzillga)。

 

猪神的黄昏

 

猪吉拉的出现,虽然令世人震惊,终究还是如同珍稀宝可梦一样,偶尔才会出现一只,短时期内不会危害生态环境。

 

真正的危机,是人类的贪婪所致。曾经,加拿大农业部鼓励农民杂交各种猪猪,梦想能开发出更有市场竞争力的物种。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加拿大草原三省的养猪低潮期,被放入野外自生自灭的猪猪们中间,就掺杂这批人工育种出来的特别猪猪,名字就叫做——超级猪(Super Pig)。

 

超级猪,本是人类利用家猪和野猪的杂交繁殖技术,产生出来的一代超猪。

 

超级猪原本是农场主为了提高猪猪们产量和质量,长期不断用家猪和野猪杂交,选育出一批体型硕大、抗病力强、超高繁殖的新品种猪猪,顺便还提升了智力和攻击力,取名超级猪。可见饲主对自己的成果,有着多么大的期待。

 

奈何超级猪运气不好,尚未成名,就被弃养荒野。

 

这款猪猪有着超大的体型,几乎是一般野猪的两倍以上。一对獠牙显示出超强的杂食性,在野外生存毫无压力,从花草枝叶到兽鸟鱼虫,猪猪们遇到什么都能吃下肚。

blob.png

还超级聪明,早已学会埋伏打猎,连成年的鹿都成为超级猪的盘中餐,甚至还会组团打劫人类农庄。最后还自带保暖毛皮,再严酷的寒冬也能安然度过。

 

一般家猪和野猪之间,按照自然规律,要用千年才能完成的优胜劣汰,天赋异禀的超级猪只花了数十年就跑完全程。“更高、更快、更强、更大、更聪明、更能生……”,人类的奥林匹克精神,超级猪们已经加码实现了。

 

至今,猪吉拉的目击事件不过寥寥数起,而超级猪的目击事件已高达6万多起。

 

以超级猪一年可生育两次,每次6只幼崽的速度,就算是猎杀率冲高到65%,超级猪还是能够扩大族群。

 

加拿大草原三省,因为超级猪的泛滥,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加拿大野猪研究专家给出了定论,这就是一票空前绝后的“入侵性哺乳动物”。

 

人类慌了,想要遏制超级猪的蔓延,派出“杀猪队”,一场人猪大战拉开序幕。

 

事实证明,猎杀只能让事态更糟。猎人们的伎俩,超级猪们交手几个回合就拿捏到位,它们更加警惕,转为夜间活动,会识破简单陷阱。超级猪从此变得更难追踪与根除。

 

更严重的是,超级猪们转而把人类视为天敌。2019年,在美国德州,就有一位女性,在屋外被野猪攻击致死的罕见案例。

 

于是人类政府只好叫停猎杀超级猪。无计可施,加拿大选择躺平,美国也只能眼看超级猪侵门踏户,荡平明尼苏达及其周边数个州。

 

无奈,猪猪与人类,互通三十多种病毒和细菌,四十多种寄生虫。如果撒手不管,超级猪们将会席卷全北美,引发更大规模的环境灾害。

blob.png

要是超级猪再遇到猪吉拉,结果会生出什么,都无法想象。

 

人类在自然面前的渺小,又一次被证明得淋漓尽致。

 

对此笔者只有一个想法,超级猪包的饺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肯定是“超级饺子”!


关于新闻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环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