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大利亚> 正文

澳洲留学签证费倍增促使学生将目光转向其他国家

浏览次数:3648 发布时间:2024-07-09
王澄来自中国东部省份江苏苏州,对明年来墨尔本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或新南威尔士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攻读法律学位犹豫不决。
澳洲留学签证费倍增促使学生将目光转向其他国家

 王澄来自中国东部省份江苏苏州,对明年来墨尔本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或新南威尔士大学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攻读法律学位犹豫不决。

今日,联邦政府宣布国际学生签证费于7月1日起,从710澳元上调到1600澳元。

申请费的翻倍上涨促使一些潜在的和已被录取的国际学生重新考虑他们在澳大利亚学习的计划。

“这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根本不想让我来吗?”王澄质疑道。

王澄正在权衡在澳大利亚学习的总体成本,她考虑选择离家近和性价比更高的留学地。

尽管她承认澳大利亚大学的世界排名很有吸引力,但是她现在也在关注香港或欧洲的其他大学。

“香港距离中国大陆更近,文化也相似,这使其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择,” 王澄说。

“而且‘香港的大学’课程项目时间相对更短,降低了总体成本。”

澳大利亚是备受不丹学生欢迎的学习目的地,但两个孩子的母亲卡玛·德玛(中)认为,学费上涨可能会使得更多不丹人考虑其他留学地。

卡玛·德玛(Karma Dema)是来自不丹的一位单身母亲,她目前正在澳大利亚支持她的两个孩子就读职业技术教育学院(TAFE),她说她还必须考虑到高昂的生活成本。

德玛女士表示:“除了费用还有住宿成本和通货膨胀,综合起来太贵了。”

她补充说,虽然她想给两个孩子平等的机会,假如让她今天就做出决定,那她可能只能支付一个孩子在澳大利亚大学学习的签证费用。

与此同时,正在堪培拉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anberra)准备攻读信息技术硕士学位的晋美卓玛(Jigme Lhamo)表示,她担心未来像她这样的不丹学生的承受能力。

卓玛说:“这一变化可能会伤害到不丹出身普通的人。”

她说,学费上涨以及课程费用的增加可能会让未来的学生转而考虑英国或加拿大等其他国家。

尽管有人警告说学费上涨会对潜在申请人产生影响,但联邦政府表示,它正在筹集的额外资金将有助于资助《大学协议》(the Universities Accord),建议的重要改革,包括削减毕业生债务和对学徒的财政支持。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克莱尔·奥尼尔 (Clare O'Neil) 表示,这些变化将有助于“恢复”国际教育体系的完整性。

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这将’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小、更能为澳大利亚提供服务的移民系统。”

专家预计,这一变化将导致国际学生减少,这将对经济产生影响。

截至3月,超过74万名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470多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首席执行官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这一变化将进一步给依赖国际学生学费的大学带来压力。

霍尼伍德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这是为了找到一个新的收入来源来资助他们 “政府”的大学协议项目。

亨利·赞波利(Henry Zampoli)现在不确定他是否会继续申请签证。

在读生和获得录取的学生也在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

来自巴西的学生亨利·赞波利(Henry Zampoli)表示,他想将自己的学位从信息技术改为市场营销,但不愿意重新申请学生签证来转学。

“我想取消了,这也太贵了,” 21岁的赞波利说。

“我一看到新出的这些变化,第一反应就是后撤一步,尝试搜索看看一些欧洲的大学。”

与此同时,很多人对国际学生最近的一系列变化感到沮丧,并担心未来可能持续发生的其他相关变化。

一个穿着套头衫和奶油色裤子的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在湖前。

艾瑞克·沈(Eric Shen)正在重新考虑在来澳大利亚学习的选择,尽管他已经被两所大学录取。

已经拿到悉尼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艺术专业录取的中国学生艾瑞克·沈(Eric Shen)表示,学费上涨传达了一个信息,即国际学生不受欢迎。

他形容此举“笨拙”,并补充说,此举影响了澳大利亚作为留学目的地的吸引力。

沈先生担心国际学生的其他费用也可能上涨,所以他目前也在考虑其他的留学目的地。

一位身穿奶油色套头衫、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子站在河边,两旁是五彩的房屋。

阮明江希望在阿德莱德学习,但对澳大利亚生活成本的上涨感到忧心。

阮明江(Nguyen Minh Giang)来自越南河内,她已经入学,很高兴能在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攻读传播学硕士学位,但她担心来自她的国家的其他人无法负担同样的机会。

她还很担心关于毕业后在澳大利亚工作的问题。

阮明江说,一些获得了特定学位且拿到毕业签证的人们原本可以续签两年,但这项政策被取消了,这来了很多不确定性。



关于新闻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福布斯公司客服电话19048888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