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韩国> 正文

韩国低生育率拖累经济发展!

浏览次数:3737 发布时间:2022-11-21
近年来,低生育率已严重影响韩国传统的社会和家庭结构,成为拖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对此,韩国政府正式设立了人口危机应对特别工作组,在扩充经济活动人口、应对社会萎缩、破解老龄化问题、提升人口生育率等四大领域寻求解决方案。
韩国低生育率拖累经济发展!

近年来,低生育率已严重影响韩国传统的社会和家庭结构,成为拖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对此,韩国政府正式设立了人口危机应对特别工作组,在扩充经济活动人口、应对社会萎缩、破解老龄化问题、提升人口生育率等四大领域寻求解决方案。

 

近年来,韩国每年的婚姻登记件数和新生儿人数不断刷新历史低值,低生育率已严重影响韩国传统的社会和家庭结构,成为拖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

 

据韩国政府统计,2021年,韩国合计生育率仅为0.81,再次刷新了历史低值,这意味着5名育龄女性一生中仅生育4名新生儿。2021年,韩国新生儿总数为26.1万,相较2018年的32.7万减少了6.6万名。生育的先行指数——婚姻登记件数为19.3万,历史上首次降至20万件以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韩国的死亡人数较新生儿多出3.5万人,达到历史之最。按近年的人口变化曲线预测,韩国总人口在2070年将减少到3766万人,仅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的水平。

 

受低生育率影响,今年韩国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在校生总人数也创历史最低值。据韩国教育部和教育开发院公布的《2022年教育基本统计》,以今年4月份为基准,4类在校生总人数合计为587.98万名。该数值继去年首次跌破600万名之后,进一步减少了7.74万名。此外,学生年龄层越低,人数降速越为明显,其中高中生较去年减少了2.9%,而幼儿园生降幅高达5.1%。

 

低生育问题深刻影响着韩国的家庭结构。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未来家庭推算:2020年—2050年》显示,2020年,在韩国所有家庭中,仅有夫妻2人构成的家庭占比为16.8%,而到2050年,这一比重将上升到23.3%。从年龄层来看,到2050年,韩国家庭户主的平均年龄将达到64.9岁,户主年龄在39岁以下的家庭在全部家庭中所占比重仅为11.8%,户主婚姻状况为“有配偶的”仅为45.3%,这些数值意味着韩国家庭的生育活力将严重下滑。

 

低生育问题对韩国经济的影响越来越现实化。据韩国企划财政部今年对国会提交的《2022年—2026年国家财政运营计划》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明年国民养老金、公务员养老金、私立学校教师养老金、军人养老金等4大公共养老金的义务支出总计达67.69万亿韩元,与今年的58.99万亿韩元相比,增加了14.8%。政府预测,到2024年,该支出将超过70万亿韩元。

 

专家分析认为,支出不断增长是由于养老金领取人数每年都在增加,再加上人均寿命的延长,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也进一步拉长。与之相反,由于生育率下降,缴纳人数正在持续减少,年金收入和支出之间的不均衡越来越凸显。

 

另外,义务支出挤占韩国政府开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由于有法律支付义务,政府不能随意减少义务支出。据企划财政部预测,今后义务支出比重将逐年增加,2024年将达54.0%,2025年将达54.7%。而2012年至今,义务支出超出政府预算50%的年度仅有两次。义务支出增加意味着能够反映政府财政政策意志的“酌量支出”只能减少,各部门的预算将捉襟见肘。政府在《2020年—2060年的长期财政展望》中预测,2060年的义务支出比重将接近80%。

 

韩国经济增长前景也不容乐观。据韩国开发研究院日前发布的《长期经济增长率展望和启示》报告书预测,韩国长期经济增长率将从2023年的超2%下降到2050年的0.5%;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也将从2023年—2030年的2.0%下降到2041年—2050年的1.3%。

 

为应对目前的低生育率危机,韩国政府正式设立了人口危机应对特别工作组,下设11个工作小组,协调教育部、科技部、法务部等18个相关部门研拟对策。特别工作组决定在扩充经济活动人口、应对社会萎缩、破解老龄化问题、提升人口生育率等四大领域寻求解决方案,相关政策将在今明两年陆续发布实施。


关于新闻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1-2018 by 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