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德国> 正文

能源危机继续发酵,德国梅前州7位市长要求启用“北溪-2”!

浏览次数:4971 发布时间:2022-08-08
目前,“北溪-1”日均输气量只剩下原来的两成,德国供气紧张的局面愈发严重。近日,7位市长联名致信德国联邦政府,要求启用“北溪-2”。
能源危机继续发酵,德国梅前州7位市长要求启用“北溪-2”!

目前,“北溪-1”日均输气量只剩下原来的两成,德国供气紧张的局面愈发严重。近日,7位市长联名致信德国联邦政府,要求启用“北溪-2”。

 

随着对俄制裁愈演愈烈,欧洲国家遭到的反噬更加明显。为了缓解能源短缺,德国计划采取煤炭发电措施等。然而,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应对措施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德国能源危机困局恐将持续。

 

建议启用“北溪-2”

 

德国梅前州吕根岛地方政府官员在致州和联邦政府的一封信中表示,为确保能源安全,建议启用有争议的“北溪-2”。信件由当地7位市长联署。

 

据德新社报道,共同签署人之一、萨斯尼茨市市长克拉赫特7月27日表示,几个市镇长官先后签署了这封信,信件已经寄给梅前州州长办公室以及德国副总理哈贝克等人。

 

克拉赫特说,这不仅仅是在危机中重新激活“北溪-2”,相反,它关乎永久的能源安全。例如,如果通过“北溪-1”无法确保德国的天然气使用,则必须找到新的方法,启用“北溪-2”是其中的一个可选项。

 

在信中,市长们表达了对德国遭到对俄制裁反噬的担忧,并称“我们认为联邦政府采取的与俄罗斯能源分离的道路并不正确”。市长们还在信中对德国政府计划缩短住宅楼间距来扩大风力发电的代替方案提出批评,认为这一方案不仅有损环境和健康,还将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他们还拒绝了联邦政客诸如限制热水供应等省钱提议,认为此举让人“无法理解”。

 

克拉赫特表示:“作为地方长官,我们不想让当地接受任何进一步的能源供应方面的限制。”吕根岛的政界人士希望对德国当前与俄罗斯关系问题的解决方案进行全面重新思考,并认为“必须走外交路线”。

 

除克拉赫特外,贝尔根和塞林等地的其他六位市长也在7月中旬签署了这封联名信。

 

据悉,“北溪-2”是一条俄罗斯从波罗的海海底绕过乌克兰向德国输气的管道,已于2021年竣工,随时可以使用。但就在俄乌冲突之初,德国在美国施压下,以“制裁俄罗斯、支持乌克兰”的名义,无限期暂停了“北溪-2”运营许可的审批工作。

 

能源危机继续发酵

 

梅前州吕根岛地方政府官员之所以提出启用“北溪-2”的建议,是因为欧盟追随美国脚步不断加码对俄罗斯制裁,加剧了自身能源短缺和通胀压力。专家指出,能源危机仍是德国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有专家预计今年冬季的天然气价格将上涨1至3倍。

 

分析人士认为,一方面,欧盟成员国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另一方面,欧盟自身面临可再生能源供给不足等结构性问题。虽然欧盟提出了能源转型及碳中和目标,包括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耗中的占比提高到40%,但建立持续、稳定的可再生能源供给能力尚需时日。此外,新冠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问题加剧了能源转型的复杂性。

 

据报道,地处德国巴伐利亚州东南部的小城茨维瑟尔因盛产玻璃制品闻名于世。作为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能源密集型企业,乌克兰危机升级以来,当地玻璃生产商苦不堪言。负责供应链部门的安德烈亚斯·法思说:“我们的能源成本增加了大概5倍。如果不大幅提高售价,我们就无法生存。”

 

这家高能耗德国企业面临的困境,是整个欧盟能源现状的写照。现阶段,俄罗斯是欧盟最大天然气和原油供应国,欧盟进口天然气中约40%、进口原油中约30%来自俄罗斯。

 

另据欧洲智库布吕格尔数据显示,欧盟当前每天从俄罗斯进口价值约4.5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5元)的石油和4亿美元的天然气。

 

德国钢铁行业协会警告说,如果没有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德国钢铁生产将陷入停顿,这将导致建筑业、金属和电气、汽车工业等出现严重问题。

 

应对措施难解困局

 

面对当前能源危机,德国计划通过“节气”和重启煤电来缓解能源短缺问题。不过,专家认为,这些应对措施无异于扬汤止沸。

 

前段时间,欧盟成员国就减少天然气用量达成协议,德国计划通过减少照明等措施来控制天然气消耗。德国首都柏林的地标性建筑国会大厦将暂停在夜间点亮玻璃穹顶和建筑侧面的灯光,另外柏林市政厅、歌剧院等约两百座建筑都将在夜间关闭部分灯光。德国北部城市汉诺威的公共泳池将不再提供热水淋浴,其他多个城市的公共泳池也减少了用于维持水温的能源消耗。

 

由于欧洲天然气供需缺口巨大,仅靠寻求新气源或降低消费量无法在短期内弥补缺口,德国还宣布重开煤电厂或采取措施支持煤电。早在2018年底,德国就关闭了最后一家硬煤矿,结束了德国长约200年的硬煤开采历史。不过,停止开采并不意味着停止使用。2007年以来,德国硬煤进口甚至呈上升趋势,如今已成全球主要硬煤进口国之一。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说:“这(指重开煤电厂)令人痛苦,但这是减少天然气消耗的必要举措。”他说,为了避免冬季供暖出现困难,德国不但要节省使用天然气,还要尽快让后备煤电站投产。

 

德国的“开源节流”引来国际上的批评声音。来自非政府组织“气候行动网络”的马卡洛夫指责重启燃煤发电不利于应对气候变化,“由于煤炭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污染最为严重的能源,此举会对应对气候变化构成巨大风险”。

 

分析人士称,德国政府此举有悖于其此前制定的逐步淘汰煤电的计划。根据现任联邦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德国将在“理想情况下”把淘汰煤电的时间从2038年提前到2030年。从短期应对措施来看,德国正与目标背道而驰。

 

总体来说,德国目前就能源短缺采取的诸般应对措施均犹如“隔靴搔痒”,难解困局。


关于新闻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1-2018 by 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